逆天邪神_第2038章 掌心血 首页
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  第2038章 掌心血 (第2/3页)

而浑浊的雾海却可以将之清晰的折射。

  深渊骑士……认知中都是那般正道和纯善的人,在雾海之中,居然可以这么的残忍可怕。

  携着死亡气息的紫芒越来越近,越来越近,直至近在咫尺,刺的她双目闭合……但,姑姑的气息,依然没有出现。

  哧……嗡!

  锥耳的断裂与沉闷的轰鸣声同时在前方响起,一阵混乱的风暴吹拂过她的脸颊,却再没有了那股可怕的死亡气息。

  她缓缓睁开眼睛,映入视线的,却不是姑姑那青色的仙姿,而是一个以躯体将她牢牢护于身后的男子身影。

  滴……

  滴……

  那把刺向她的紫剑贯穿过男子的手掌,直穿了半个剑身,然后被他曲起的五指死死定在他的骨缝之中,再无法临近她一分。

  唯有一滴又一滴的血珠从他的掌中淋落,在她纯白的纱衣,和她怔然的瞳眸中缓缓铺开。

  世界短暂的定格,范轻舟的瞳孔放大了一倍不止,死死盯着忽然出现在前方的男子……神主境三级的气息,竟是完全阻下了他的神灭之力!?

  “……”已是在下一个刹那便会出手的画清影瞬间敛回了她的剑意。

  “你……?”范轻舟看着近在咫尺的云澈,反复确认着他的修为与自己的感知。

  他是方才正在突破中的男子,神主境初期的气息,让他根本不屑多看去一

  眼。而就是这样一个人,竟巍然不动的立于他的前面,正面挡下了他的力量……这一刻的震惊与荒谬,让他简直如在梦中。

  铮!

  云澈被剑身贯穿的手掌猛然一紧,带起紫剑一阵战栗的嗡鸣,其上所覆的雷光也一下子溃散大半。他另一只手轻轻后推,一股温和的玄气将画彩璃远远推离。

  “你这种货色,也配成为深渊骑士?”他凝视着范轻舟,口中发出低冷的声音。而他对面的范轻舟脸色却是越来越难看……他一直在试图撤剑,但任凭他凝尽全力,竟都无法将紫剑从他的五指间抽离。

  “你……是什么人!?”他低吼出声,声音三分惊疑,七分寒惧。

  大境界是不可逾越的。强如画彩璃,以她所修之剑,可一人挫败数个同境界对手,足以跨越一个……甚至可能多个小境界,却也绝无可能跨越大境界匹敌范轻舟。

  但,眼前这个只有神主境三级的男子,那股来自剑身的巨力竟让他手臂如遭天覆,沉重到几近骨裂。

  一个半神在狰狞低吼,与之相对的神主却是满脸冷寒,这幅画面无比之违和,甚至有几分滑稽。

  云澈没有回应,他眼神一厉,身上玄气爆发。

  一声锐鸣,一股远超想象的巨力从剑身传至。残剩的雷光被一瞬湮灭,范轻舟握剑的手掌顿时虎口崩裂,他一声惨叫,猛的撤手后退。

  云澈手掌一震,贯穿他掌心的紫剑顿时脱出,落入

  了他的另一只手中。

  范轻舟抬手,曲张的五指剧烈战栗,掌心血肉外翻,混合着崩裂的碎骨。

  他猛的抬头看向云澈,瑟缩的瞳孔中,他看到自己的紫剑竟已被对方抓在了手中,这对御剑之人而言,是何等的挫败与耻辱。但他此刻心间,却唯有宛若万重惊澜的无尽骇然。

  “你……究竟是谁!”

  他再次吼道。此刻,他绝不相信对方只是一个刚刚完成突破的三级神主,必然……是一个修为高到他没有资格探知的老怪物!

  “呵!”云澈淡淡冷笑,那目光嘲讽而蔑视,如睥卑怜的蝼蚁……也让范轻舟更是确信了自己的判断。

  “好在你还只是个准骑士,若你当真成为了正式的深渊骑士,以你今日的行径,‘深渊骑士’四个字都要因你而染上脏污。你猜,到时候最不能容你的,会是谁呢?”

  云澈之语对范轻舟而言无疑字字剜心,他轻佻的抬起手中紫剑,低眉讽笑:“或者,你可以继续试着灭口。”

  “……”范轻舟的瞳孔一直在剧烈的扩张与收缩,始终都无法停止。

  他不是个蠢人,相反,他性格极其的阴狠果决,又不乏冷醒,否则也不会如此果断的前来灭口。而他决定灭口的前提。是他有绝对的把握将对方,也将这个可能的隐患抹杀于无形无迹。

  画彩璃可能的身份让他心惊,让他不敢去深想,也让他再无退路。

  却做梦都想不到竟踢到了

  一块如此的铁板。

  一个能瞬息之间夺他之剑的人,他不会天真到认为自己还能灭口。

  咯……咯咯……

  牙齿被生生咬断的声音从范轻舟唇间溢出,他的脚步开始后退,后退三步之后,他忽然眼神一沉,随着周围暴风席卷,他已是暴窜而去,身形转瞬消失于茫茫雾海之中。

  竟是直接逃了。

  云澈没有追赶,毕竟……何必追赶一个死人呢?

  “呼……”

  他长长的吐了一口气,而这口气仿佛一下子泄尽了他所有的元气,整个人直接软下,半跪在地。

  “啊!”画彩璃一声轻吟,连忙瞬身过来:“你……你没事吗?”

  她看到了云澈泛白的脸色,看到了他鲜血淋淋的手掌,内心晃过一抹痛意。

  先前受了那么重的伤,又在伤重状态下突破,方才的力量和姿态,明显是强撑起来的……她如是想着,下意识的想去将他扶起,但玉指临近之时,又连忙收回。

  “放心,我好的很,只是有些虚而已。”云澈浑不在意的一笑,然后缓缓的坐定,右手覆上那只被血迹染红的手掌:“好在将他吓退了。”

  “你……为什么要用手去抓他的剑。”画彩璃的目光不断地触碰向那只为护她而被紫剑贯穿的手掌,衣上蔓开的血色也是那般的灼目:“你明明可以……”

  “如果只是将他撞开,你必被余力所伤。”云澈微笑着道,脸上看不到任何的痛楚之态:“仓皇之下,只

  能如此了。”

  “……”画彩璃启了启唇,一时不知该说什么。因为从小到大,她从未遭遇过
加入书签我的书架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