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_第2038章 掌心血 首页
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  第2038章 掌心血 (第1/3页)

  眼神、杀意,再清晰不过的彰显着范轻舟意欲何为。

  雷光刺目,更为刺心。画彩璃玉指横起,璃云剑也随着她指尖的轨迹飞于身前,释出如玉剑华:“深渊骑士的职责是裁决,意志是守护。你作为有资格接受试炼的准骑士,真的要……仅仅为了不留下污点,便要对无仇无怨的人下毒手?”

  她的话语、眼神严厉之余,更兼有一分让人难解的痛心,倒是让范轻舟微微愕了一下。

  但也只是那么一瞬,随之涌上的,是更为彻底的杀念:“我非常好奇你为何能一眼窥破我的身份。我想,最可能的答案,便是你经常接触深渊骑士。”

  “所以,我反而不能问。因为我很担心我得到的回答,会让我犹豫,说不定还会恐惧。”

  范轻舟这个名字不是不能有污点。可以在之前,可以在成为深渊骑士之后。但绝对不能在这试炼之中。

  而对方身份越高,越有可能将这个污点揭开。

  只差半步……就差这么最后半步,他岂能容许这般意外的存在。

  他剑身前指,瞬间暴躁的雷光映照着他瞳孔中的狰狞:“你不该戳破我的身份,你让我……别无选择!”

  单凭气质,他便确信对方的身份绝非寻常。但这里是雾海,雾海可以掩饰与吞没一切,所以他敢如此狠绝……而且这一步既已迈出,便再无退路。

  不再多言,范轻舟一剑刺出,剑芒携着千道雷光直刺画彩璃…

  …至于云澈,他自始至终看都未多看一眼。

  神灭境一级的威势,绝非半步神灭境可以匹敌。何况画彩璃本就重耗未愈。

  但画彩璃终非常人。她虽还未能入神灭境,但在一众真神、半神的环绕中长大,神灭境的威势根本无法对她造成灵魂上的震慑,就连对躯体和力量的压制也远弱于他人。

  她身影一掠,绽开片片如联翩蝶翼般的虚影,竟是瞬息脱离了剑芒和雷光所指,也远离了云澈所在的方位。

  范轻舟眉角明显一沉,似是不敢相信自己的神灭之力竟未能触及对方分毫。

  他手势一变,半空的剑芒与雷光陡然转向,直追画彩璃而去。

  璃云剑也在这时挥出,玉色的剑身在半空划出一道轻飘飘的弧线,却是一瞬间爆发数十道无色的剑芒。

  破空之声轻微如蚊鸣……范轻舟却在这时脸色微变,因为他猝然发现,自己与剑芒和雷光的联系竟消失了。

  被画彩璃的剑意无声斩断!

  失控的剑芒与雷光飞坠而下,切裂雾海大地,并引发一片祸及数里的可怕雷暴。

  毕竟不太遥远的区域有不少随从骑士的存在,范轻舟为不引发太大的动静,出手时并未有全力,且尽量将力量集中。

  半步神灭境虽号称“半步神灭”,但和真正的神灭境相比,实则有着不可逾越的大境界鸿沟。范轻舟绝不曾想到,自己的神灭之力,竟会被对方一瞬切断。

  画彩璃的反击转瞬而

  至,她手中之剑轻轻刺出……不见剑芒与剑罡,就连玄气的涌动也很是轻微。

  但,就在范轻舟前方不到三丈空间,数十道剑光骤射而出,直刺他的瞳孔。

  范轻舟本就处在被切断玄气的惊愕中,这数十道剑光又完全是凭空而现,以他初入半神的境界,竟是措手不及,只来得及稍稍撤身。

  一声轻鸣,所有的剑光全部刺于范轻舟之身,无一落空。却也并无一贯体而过,而是钉落于他的身上。

  大境界的差距,让画彩璃之剑终是难以将他过重的伤及。

  范轻舟手臂一挥,身上雷光炸响,所有刺身的剑光被一瞬震碎。但随着剑芒的崩散,他的身上也现出了数十个深至半寸的血洞,一片血珠飞溅,又被快速封结。

  范轻舟踉跄后退一步,心间满是惊骇。

  他同样是修剑之人,剑气缠雷,可弹指间追魂缚命。

  他的剑意被画彩璃切断,已是让他万般惊疑。而方才那凭空而现的剑光,更是完全超脱了他对剑道的认知。

  云澈紧闭的眼角微微而动……不愧是由诛天神帝末厄所创的折天剑,起手的第一剑,其剑意便可跨越空间。

  画彩璃数个时辰前才乍然领悟,此刻,竟已可施展到如此地步。

  魂间的清醒给范轻舟狠狠敲响了警钟,超脱认知的剑意,可想而知对方所修的剑道层面何其之高,也自然意味着对方的出身定然……或许,要远比他预想的还要恐怖。

  心下骤寒,陡然又转为更为彻骨的杀意。在他抬眸的那一刻,手中紫剑骤射而出。

  这一剑,他毫无保留,也再无余地。

  神灭之威在雾海空间切开一道无比刺目的紫芒,也将画彩璃的双瞳完全映成了幽邃的深紫色。

  画彩璃身影疾掠,璃云剑所指,紫剑的飞行轨迹顿时偏移……这般跨越大境界的剑意干涉足够惊世骇俗,但,那终究是神灭之力,紫剑掠身之时,虽隔数丈之距,画彩璃依旧一声轻吟,被狠狠轰开。

  砰!

  躯体重坠在地,将大地震开裂痕无数。半空中飘散着几缕碎发和血珠。画彩璃挣扎着起身,抬眸之时,一抹深深的血沟现于她泛着玉光的额间,唇角亦有一道血痕在缓缓的溢落。

  范轻舟第三次怔愣了一下,又马上重新化为阴狠,他手掌一抓,紫剑已飞回手中,暴躁的雷光瞬间将剑身和整只右臂覆没,他咬着牙,一声低吼,如一只狂躁的野兽般扑向画彩璃。

  “死吧!”

  雷鸣之音翻搅着灰沉的空间,范轻舟显然已顾不得惊动他人,急欲将给他带来巨大不安的画彩璃彻彻底底的抹杀,半神神息将她死死压制,缠紫的紫剑极近狠绝的刺向她的喉咙。

  画彩璃玉齿咬紧,但旧伤再覆新伤,面对她根本无法抗衡的神灭之力,这一次,她连手臂都已无法完全抬起,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绝命的紫芒在瞳孔中越来越近。

  姑姑,快救我……

  她心中轻喊着无助的哀音。

  怪不得,姑姑说人的本性,都是隐藏在规则之下。
加入书签我的书架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